快速通道
当前位置:失恋随笔 > 失恋随笔 >
第一次飞越天安门:介入建国大典空中受阅
发表时间:2019-11-18

  1949年8月15日,华北军区司令员聂荣臻和政治委员薄一波联名向中央军委递交了一份陈诉,发起在新政协集会会议闭幕后、连系当局创立时,华北军区在不影响防止的环境下,抽调队伍来北平组织阅兵,以表祝贺。陈诉还提议:“思量到阅兵时的防空警戒,除高炮队伍外,拟在南苑机场组织15架飞机届时升空警戒,并通过校阅台接管校阅。”方才降生的人民解放军第一支航行中队,将在建国盛典上接管党和人民的校阅。

第一次飞越天安门:参与开国大典空中受阅

朱德在南苑机场考察第一支航行中队

  8月下旬,中共中央正式抉择,在进行建国大典时组织阅兵和群众会议,举办谨慎的庆祝勾当。接受阅兵总批示的聂荣臻亲自召集集会会议,部署建国大典的阅兵事情。集会会议期间,他专门询问军委航空局局长常乾坤,可否组织机群编队介入空中受阅。听到常乾坤必定的复原后,他很兴奋。

  常乾坤组织气力加紧拟定了一个包罗受阅飞机型号、架数、编队以及航行员环境等内容的劈头方案,第三天上午向聂荣臻举办具体讲述。聂荣臻再次强调:空中受阅与地面受阅差异,难度大,影响也大,必然要搞好,你们要抓紧时间,周密打算,确保万无一失。

第一次飞越天安门:参与开国大典空中受阅

第一次飞越天安门:参与开国大典空中受阅

P-51型战斗机(上)和“蚊”式轰炸机(下)

  受领任务后,军委航空局迅即展开各项筹备事情。首先是进一步明晰航行打算,作出事情陈设。打算由5种机型构成殽杂编队,在队形分列和航行速度上,既显示出整个队形的严密、完整、紧凑、壮观,又防备过于拥挤、危及安详;在航行高度上,既要让天安门城楼上的党和国度率领人及广场上的群众看得清楚,又要思量飞机陈旧,一旦产生妨碍,可以或许滑翔到旷野迫降。为此,介入受阅的批示员和航行员举办了重复研究。

  打算制订之后,军委航空局开始调集飞机、选调航行员、制定编组、确定航线和增强安详保障等。明晰空中受阅航行的总领队,由航行中队中队长徐兆文接受。后因徐兆文在受阅练习中负伤,姑且抉择抽调东北老航校认真练习事情的邢海帆任署理中队长和空中受阅总领队。空中受阅的地面批示由华北军区航空随处长油江接受,组织打算事情由军委航空局方槐认真,航行航线的领航计较等事情由东北老航校刘善本认真。

第一次飞越天安门:参与开国大典空中受阅

建国大典前,在南苑机场待命起飞的P-51型战斗机

  9月2日,17架飞机构成的空中受阅梯队,正式在南苑机场投入航行练习。为加强受阅结果,周恩来出格要求,领队的9架战斗机航行速度快,通过天安门后可以转归去接到锻练机后头,再通过一次天安门,这样看上去就有26架飞机受阅航行了。

  从受领任务到正式受阅仅有一个月时间,任务十分沉重。这对方才组建的航行中队来讲,是个庞大检验,介入受阅的批示员和航行员抓紧举办周密的地面筹备和推演,展开高强度的航行练习。

  经中央军委核准,9月23日,邢海帆、邓仲卿、刘善本、方槐等人作为各分队的领队,驾机在天安门城楼上空做第一次实地预演。9月28日下午,各分队长机按照新研究的方案,在天安门上空再次实地预演。这次预演充实验证了整个受阅航行方案的正确性和可行性,让所有参阅人员信心倍增。

第一次飞越天安门:参与开国大典空中受阅

从空中俯瞰建国大典现场

  10月1日,是一个划时代的日子。天安门广场聚积了30余万各界群众。

  破晓5时,介入空中受阅的航行员进入南苑机场的各个事情岗亭,接受战斗值班的航行员也做好了随时升空的筹备。常乾坤等人进入天安门城楼下的总批示部,对受阅队伍和各项保障事情做最后查抄。

  下午3时,庆祝勾当开始。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当局创立,并在国歌的乐曲声中,亲手升起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面五星红旗,54门礼炮齐鸣28响。朱德宣读对中国人民解放军全体指战员的呼吁。随后,阅兵式开始。

  下午4时,空中阅兵批示部接到受阅飞机起飞的呼吁,当即组织受阅机群从南苑机场依次起飞,按预定航线、速度和高度出航,先在通县双桥上空编队荟萃待命。

  下午4时35分,空中受阅机群接到排列式开始的呼吁,编行列着整齐的队形,由东向西,朝天安门飞去。

第一次飞越天安门:参与开国大典空中受阅

1949年10月1日,第一支航行中队介入建国大典空中受阅